盆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盆栽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根头发硌了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01:35 阅读: 来源:盆栽厂家

在德州几十家酒楼饭店中,福聚德的店面不是最大,所在的位置不是最好,但人气是最旺的。东家贺怀林深知,福聚德的兴旺不只是因为厨子手艺出色、伙计能干,而主要是有个一心不二为他卖力的陈掌柜。

陈掌柜生得五短身材,对管理酒楼却有长足经验,福聚德在他掌管下生意异常火爆。如今贺怀林老了,回乡下老家颐养天年,少东家贺天盛接管了福聚德。

在回乡下之前,贺怀林把儿子叫到跟前,郑重地嘱咐道:"天盛,有一件事你要记住,晚上一定要和陈掌柜睡一个房间。"贺天盛一愣:"为什么?"贺怀林说:"为了伺候陈掌柜方便呀。"贺天盛不解:"咱是东家,掌柜是咱雇来为咱做事的,凭什么要我伺候他?"贺怀林沉吟了一下:"要说凭什么我还真说不上来,但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他是个值得你伺候的掌柜。"贺天盛不以为然,心说父亲是老糊涂了,陈掌柜干得好多给他报酬就是了,也用不着东家去伺候他啊?

不过陈掌柜毕竟是长辈,开始几天,贺天盛还是按照父亲的嘱托,在生活中处处照料陈掌柜。比如给他递毛巾、倒茶水什么的。不过让贺天盛无法容忍的是,晚上两个人睡在一起,陈掌柜不好好睡觉,絮叨起来没完没了。虽然絮叨得并非全是废话,但天天如此,难免让人心烦。

后来,贺天盛有了摆脱陈掌柜的理由:他成家了。有了家室,当然不能再和陈掌柜睡一个房间了。但陈掌柜似乎不太通情理:"东家,我一个人睡不习惯呢。"贺天盛说:"店里十几个伙计随你挑,让哪个陪你睡都行。"陈掌柜说铺被褥、倒尿盆伙计还行,酒楼管理之事跟他们说有用吗?贺天盛说:"有话非得晚上说吗?等到白天和我说不行吗?"陈掌柜摇摇头,说有话闷在肚子里,他睡不着觉。

贺天盛很生气,决定去找父亲告陈掌柜一状,这样的大爷掌柜他没法伺候,趁早解雇算了。可是还没等他去,贺怀林自己从乡下来了。一见儿子的脸色,贺怀林就说:"天盛,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正为怎么睡觉的事和陈掌柜怄气吧?"贺天盛点点头,问父亲是怎么知道的。贺怀林笑着说,当年陈掌柜咋来福聚德做掌柜时,自己也曾为这事和他生过气。

"那,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采用了折中法,我单日和他一起睡,双日回自己房间睡。"

贺天盛哭笑不得:看来自己这状白告了,前有车,后有辙,只能跟着老子学了。

这天是双日,贺天盛在自己房间里刚躺下,忽然外面响起"咚咚"地敲门声,同时陈掌柜的声音飘进来:"少东家,快起来,快起来。"

贺天盛忙披衣下床,打开门,问陈掌柜有什么事。陈掌柜也不说话,拉着贺天盛来到他的房间,指着床上的被褥说:"少东家,我老觉得有个东西硌我的腰,你帮我看看是啥东西?"

贺天盛这个气呀:你这掌柜当得也忒大了吧,觉得硌得慌,自己找找不行吗?贺天盛忍着不快,把陈掌柜床上的被褥翻找了一遍,结果什么东西也没有。陈掌柜咕哝着:"不能啊,明明觉得有东西硌了腰嘛。"

可是,贺天盛刚回到自己房间躺下,陈掌柜又来叫门了:"少东家,我还是觉得身子底下硌得慌,你再帮我仔细找找,肯定是有东西。"

这不是成心不让人睡觉吗?贺天盛强忍住怒气,二次来到陈掌柜的房间,又把陈掌柜的被褥里里外外仔细找了一遍,结果,找到了一根头发。

"是它吗?"贺天盛捏起头发给陈掌柜看。

"是它,就是它硌了我的腰。"陈掌柜肯定地说。

贺天盛肺都快气炸了:一根头发就能硌了腰,你这掌柜也忒娇气了吧,以后自己怎么和他相处?干脆解雇算了。"陈掌柜,福聚德庙小,供奉不起你这尊大神,请另谋高就吧。"

陈掌柜没想到贺天盛会这样对他,沉吟良久说:"也好,天亮后我就走。出来这么多年了,也该回家看看老婆孩子了。不过走之前,我有句话提醒你,福聚德往后的日子可能不好过了,少东家多保重。"

贺天盛不以为然:做掌柜有什么啊,不就是指挥着别人干吗?福聚德离了你陈掌柜,照样玩得转。

陈掌柜走后,贺天盛自己做了掌柜。可是,事情并不像他想得这么简单,福聚德在他的掌管下每况愈下,生意一天不如一天。贺天盛纳闷:厨子还是那些厨子,伙计还是那些伙计,怎么食客越来越少呢?

这天,出去买菜的伙计回来向贺天盛报告:"不好了,不好了,在我们左边和右边,又开了两家酒楼。他们为了赚人气,把价钱压得很低,食客们都奔那里去了。"

难怪福聚德的生意越来越差呢,原来有人争饭碗呀。降价谁不会啊,贺天盛一咬牙,也把饭菜价格降了下来。但是这法子并不奏效,那两家酒楼又降价了,并且一降到底,所有饭菜都按成本价销售。显然,对方这是想挤垮福聚德。

贺天盛没了主意,只能眼瞅着福聚德门前冷落车马稀,一天不如一天。正在这时,老东家贺怀林从乡下赶来了。

贺怀林虽然把福聚德交给儿子,但却放心不下,于是临走时安排一个贴近的小伙计,福聚德有什么事要尽快通知他。前几天贺天盛把陈掌柜解雇,那小伙计就去告诉了贺怀林。贺怀林一听急了,福聚德没有陈掌柜怎么行呢,于是匆忙赶过来。果然,福聚德陷入了困境!

贺天盛见父亲来了,就像抓住救命稻草,问他有没有挽救福聚德的良方。贺怀林说良方没有,挽救福聚德的人倒有一个。贺天盛知道父亲要说什么,抢先道:"你是想让我去请陈掌柜吧,我不去。他这人忒娇气,一根头发就能硌了腰,这样的掌柜怎么用呀。"贺怀林说:"作为掌柜,心细如发也不是什么坏事嘛。"贺天盛悻悻地说:"什么心细如发,我看他的娇气是故意装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伺候他。"贺怀林觉得陈掌柜不是这样的人,于是说:"这样吧,你先去把他请回来,如果他真是故意装娇气,咱再解雇他不迟。"

贺天盛没有办法,硬着头皮去请陈掌柜。陈掌柜的老家在宁津县乡下一个小村里。贺天盛赶到那里时,陈掌柜不在家,邻居说他给玉米锄草去了。贺天盛在路人的指点下,找到了陈掌柜家的玉米地。

此时已近中午,玉米地里一个人影也没有。贺天盛正想返回,忽然玉米地深处传来阵阵鼾声。贺天盛寻着鼾声走过去,只见陈掌柜头枕锄把,躺在玉米棵子下面睡得正香。而他的身子底下,全都是鸡蛋大小的坷垃块。看到这,贺天盛越发觉得陈掌柜的娇气是装出来的。身下这么多坷垃块照样鼾声如雷,一根头发怎么会硌得睡不着呢?

贺天盛越想越生气,这样的掌柜,能指望他挽救福聚德吗?想到这里,贺天盛转身往回去。走出不远又站住了,这样回去怎么跟父亲交待呢?还是把陈掌柜叫起来,听听他怎么说。

贺天盛返回来,把陈掌柜摇醒。陈掌柜一见是贺天盛,惊喜道:"少东家,你怎么来了?"

贺天盛话里有话地说:"我来看看你呀,没想到陈掌柜在老家过得这样自在,躺在土坷垃上就能美美睡一觉。"

陈掌柜笑了,说在老家自在是自在,吃饱了干点活,干完了随便哪儿一躺,就能呼呼大睡。可是他不喜欢过这种日子,心里老觉得空落落的,还是有压力的日子有过头。说着,陈掌柜话锋一转:"少东家,刚添的那两家酒楼来者不善吧,福聚德是不是陷入困境了?"

贺天盛一愣:福聚德旁边那两家酒楼开张时,陈掌柜已被解雇回家了,他怎么知道呢?这时,陈掌柜又说:"少东家,那两家酒楼为了吸引顾客,是不是把饭菜价格压得很低?"贺天盛点点头,心里更奇怪了:陈掌柜连这事都知道呀?

"它们把价格压低,如果福聚德也跟着降价就错了,只能陷入恶性竞争中,最后落个两败俱伤。"陈掌柜接着说。

"不降价,还能怎么办?"贺天盛无可奈何地说。

"物竟天择,适者生存。作为老字号,福聚德在推出自己招牌菜的同时,应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全。另外,凡事要从食客的角度去考虑,多替他们想一想,相信用不了多久,走失的食客就会重新回到福聚德。"

陈掌柜一番话让贺天盛吃下了定心丸:福聚德有救了!他郑重地向陈掌柜鞠了一躬,诚恳地说:"陈掌柜,福聚德真得离不开你,你还是回来吧。"

其实陈掌柜一直牵挂着福聚德,这从刚才两人的谈话中可以看出,现在少东家来请他回去,就爽快地答应了。贺天盛见陈掌柜既没提要求,也没发泄不满,就答应回去,更加敬重他的为人。不过,有两个问题贺天盛始终不明白:"陈掌柜,你在乡下老家,是怎么知道福聚德陷入困境呢?你现在躺在土坷垃上能鼾声如雷,那次一根头发怎么就硌了腰呢?

陈掌柜笑了:"少东家,其实这是相连的一个问题。在回老家的前几天,福聚德有几个食客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点了很多菜,却每个菜只是尝几口,且不时叫来伙计问这问那,一看就不是寻常吃饭的主儿。后来那几个人来到街上,我悄悄跟过去,见他们对福聚德旁边的房子指指点点,好像在寻找店铺。我一想坏了,这是来争福聚德的饭碗啊。晚上我躺在床上考虑,怎样才能使福聚德立于不败之地呢……"

贺天盛恍然大悟:"所以一根头发才硌了你的腰,害得你翻来复去睡不着。你让我找找有啥东西,我还嫌你娇气。其实,你是为福聚德的前途担忧才睡不着,也是提醒我用心经营啊!"(完)

九州仙剑传手机版

战就战无限钻石版

无上神兵手机版

河南快3彩票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