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盆栽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芦淞市场群服装租赁户生存状况调查

发布时间:2020-12-25 19:31:42 阅读: 来源:盆栽厂家

“去年上半年,我的一个客户从我这里进了3000来条裤子,今年过了一大半,他却只进了2000条左右!”7月16日,谈及金融危机,芦淞市场群某女装市场经营户文先生无奈地说。眼下,金融危机的乌云仍未散去,这不论是对芦淞市场群的服装厂家,还是服装经营户,都是一个艰难时刻。

而令经营户们意想不到的是,在金融危机的压力之下,她们却还不得不面临另一种窘境:过去几年,芦淞市场内几大服装市场的门面租金都在成倍增长,即使是金融危机之后,租金仍一路看涨,这已经成为众多经营户无法承受之重。

除此之外,各种管理费、税费等同样在往上涨。 “我半年是在为门面租金打工,剩下的半年又有一半在为各种管理费和税费打工。”一位经营户无奈表示。市场群内一个广为流传的数据显示,现在,市场内真正还有利润的,只占整个经营户的30%。

租金疯涨

◆“好多人亏了,都是直接或者间接亏在租金上。我们这些人都是租赁户,不是原始摊主。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很痛苦,也很危险。”

“我上半年基本上是在为原始摊主打工,下半年有一半是为了各种开支费用,还有一半才是为自己经营。”中午11点,在忙完高峰期的发货后,华丽市场经营户赵小姐直言不讳地说出了其目前的经营状态。

2004年,下岗后的吴女士决定经营服装,并且选择了靓女装。考察一番后,她在华丽市场的3楼租了一个门面经营。“第一年我是摸着石头过河,租金高得心痛,辛辛苦苦一年,大部分都“孝敬”给了业主。”第一年,由于各方面都不熟悉,吴女士基本没赚什么钱,本以为接下来的几年会有所好转,没想到门面摊主要求的租金也一年比一年高。

和吴女士有着相同遭遇的经营户不在少数。说起年年看涨的租金,智超市场2楼的一位武先生更是一脸无奈:“我跟摊主先天谈好了10.5万元再租一年,第二天签合同时,她就加到了15万元!后来好说歹说,也是13万元签的!”

智超市场四楼的一位经营户刘先生却正在为8月份不得不搬铺而烦恼。“我去年租的这个商铺,我也愿意涨,可是5月份摊主就告诉我,我8月底要搬。因为别人早在正月份就已经把这个摊位租了。而且租金加了2万块钱,两年一付!”

“做个原始摊主好多了,租金的费用低,经营压力少很多。”吴女士最羡慕的是市场群内那些“原始摊主”。所谓“原始摊主”,就是从市场一开始建立就买断了门面若干年经营权的“摊主”。在市场开拓之初,芦淞市场群内各个市场的经营权或产权并不贵。“当初20万就能买个门面20年的经营权,现在这些门面一年的租金就达到了十多万。”一位业主表示。

“原始摊主”很多都是市场的老前辈,他们代表了芦淞市场群一个时代的缩影。做到一定程度后,他们或者向更高层次发展,比如做品牌代理或连锁经营,这样原来的摊位就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于是出租;或者有些人做了几年服装,资金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转行做了其他生意。

毫无疑问,芦淞市场群近十年来的迅速发展造就了一批成功者,也正是这一示范效应,至今仍有源源不断地商户涌入市场淘金,市场群内的门面租金也由此迅速被炒高了。但是,好时代不再了。

“虽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原始摊主的行为无可厚非,但摊位租金过高,对经营户和整个市场群来说,都不是十分有利,毕竟现在赚钱已经不再那么容易了。”一位对芦淞市场群非常熟悉的业内人士说。

新生代之痛

◆ “我们租赁户就像浮萍,今年不知道明年在哪里做生意。”经营户赵小姐如是说。“这种感觉很不安全。即使是我目前能生存,能赚钱,但是,这种不稳定的方式使我心中始终没底。”

“我们这批正在做生意、但是没有自己的原始摊位的,可以说是新生代。”经营户赵小姐如是说。也正是这批新生代的加入为芦淞市场群注入了新的活力。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整个芦淞市场的经营户中,这些没有原始摊位的新生代占到了75%的比例。

新生代正是发展迅速的一代。很多人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同时租了好几间商铺,但是没有一个摊位是属于自己的。智超市场的一位陈先生就是典型。他租了3个商铺打通经营,为此付出的租金成本常人难以想象。“因为我要租三个连在一块的,我被原始摊主当成了板上的肉,实在没办法。”

然而,现在,在不断被“炒高”的租金压力面前,这批“新生代”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首先就是商铺之争。“铺面每一年的租金都在变化,摊主今年要10万,明年就到了12万了,反正他只会跟你一年一签,你要么接受,要么就搬铺。”一位经营户无奈地说。

济南那个医院看白癜风比较好

宁波医院割包皮要多少钱

人流手术北京哪个医院好

在成都做小阴唇手术大概多少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