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盆栽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北京西站现医托quot热心介绍quot病患至小诊所专蒙外地求医者

发布时间:2020-10-15 03:50:07 阅读: 来源:盆栽厂家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北京聚集了全国最著名的多个学科顶级医疗专家,一直以来,很多患者常带着“治愈”的希望来京求医问药。但是,记者调查发现,不少人刚刚下了火车还未走出车站,就被医托带到小诊所骗走救命钱。北京西站内,每天都盘踞着多个医托儿,专门等着求医者“上钩”。

患者讲述

脑萎缩病人来京“巧遇病友” 被推荐“对症专家”

8月5日,河北张家口万全区万全镇的苏强(化名)和妻子、妹妹、儿子一行四人,前来北京寻医问药。

“2016年秋天的一场车祸,肇事者逃逸,我哥哥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妹妹苏敏(化名)说,哥哥今年50多岁了,车祸之后,拍片检查身体时,医生发现苏强存在脑萎缩症状。“我们打听过了,北京宣武医院有专家可以治疗哥哥的病。”苏敏说,他们四人一早坐火车来到北京,想尽快到医院挂上专家号,“治病的钱都是向亲戚借的,这次总共筹集了1万多元。”

“我们不知道该坐几路车,所以就在北京西站出站口问了一下。”苏敏说,“我们询问到宣武医院怎么走,没想到碰上了病友。”苏敏介绍,在出站口,有父女两人也说要到宣武医院去,“那个指路的身穿一件警服(编者注,保安服),他告诉我们,自己家人曾经到宣武医院花费好几万也没有治好,最后找了中国中医研究院的专家,花了几千元,很快病就好了。”

于是,苏敏一行和“病友”一起,乘坐地铁来到大兴兴涛社区底商的一家诊所内,接受专家李教授的号脉诊断之后,拿了5000元的中药。

服药后不见好转 患者妻子发觉被骗欲轻生

苏强吃药后根本不见任何好转,他和妻子等人觉得不太对劲。懂医术的亲朋看了李教授给开的药,又听了他们如何找到李教授的经过,认为他们碰到了骗子,这让全家人觉得难以接受。

“嫂子想不开,偷偷将家中的所有药片收集到一起,准备服药自尽,幸亏被我们发现得早,这才没有出人命。”苏敏向《法制晚报》记者讲述时,语带呜咽,再也讲不下去。“补脑丸和芪枣颗粒都是中成药,价格并不贵。”苏敏说,懂中医的朋友介绍,“那些草药主要成分有当归、淫羊藿、炒山楂等,每服药的价值大约为二三十元钱,总共几百元钱。药的主要作用是开胃健脾补肾,治疗身体虚弱。”

记者注意到,苏强从北京大兴这家名为“世纪安康门诊”的地方,拿到了14盒补脑丸、10盒芪枣颗粒,还有10服中药。

记者暗访

医托演双簧 专蒙外地求医者

8月8日至23日,针对北京西站的医托现象,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8月8日中午,记者以一名脑萎缩患者家属的名义,在北京西站北一出站口向一名身穿黑色T恤的男子问路,该男子身材矮胖,脖子上挂着“北京西站工作证”,手里提着一个水杯。听说有人前往宣武医院看病,男子立即告知记者具体的乘车路线。记者按照所指引的道路,往前直走,这时,立即有一男一女走到了记者旁边,并打着电话,大声说着宣武医院名字。而记者身后的那名指路男子,在指过路后,迅速将脖子上的工作证摘下,放进口袋中。

出现在记者身边的一男一女,说是有同样的病情,希望一起去往宣武医院。据知情者介绍,两人并非真的把病人带往宣武医院,而是会由下一个表演者登场,最后把病人及家属劝往他们所希望的目的地。由于记者希望多次体验证实此事,所以本次找借口将两人甩开。

8月22日11时30分许,记者再次到北京西站北一出站口问路时,仍有一名男子站在附近,记者按照该男子所指路线刚走出二三十米,再次“巧遇”身旁一男一女,两人均大约40多岁,而且和记者的目的地完全相同,男子身上病症也和记者随后所说基本一致,患有肾囊肿。

记者随两人往南广场方向走去,对方边走边询问病情。很快,一名身穿保安制服的头发花白男子出现在视野中,两人立即向这名“保安”问路,“保安”则直接在前面引路。

该“保安”称自己曾患有同样的病症,宣武医院并不能治疗这种肾囊肿,而中国中医研究院的专家李教授可以治疗。记者立即询问,如何能找到该专家。

“我给你们写上地址,按照纸条走就行了。”“保安”边说边当着记者和上述两人的面,写上了“北京世纪安康门诊”的详细乘车路线,“真是太巧了,你们运气好,李教授每周只在周二(当天)坐诊一天。而且诊所交通方便,坐地铁也行,打车也可以。”

“专家”号脉诊断 自称药到病除

8月22日中午,记者在大兴区兴涛社区底商的“世纪安康门诊”外看到,该门诊门前挂着“中医疑难杂症研究中心”的招牌。在大约20平米只有两间房的诊所里,还有三个身穿黑衣的工作人员。

记者注意到,诊室里没有任何检测设备。通过号脉,“专家”李教授称从他这里开的中药不仅可以舒缓病情还能够治疗疾病,40天一个疗程。因为记者没有带病历,李教授“谨慎”地表示,必须先去医院拍个片子,再过来看需要开几个疗程。

记者在门口观察发现,在李教授接诊时,有男子总在门口四处张望。过了一会儿,记者借故再次走进诊室内时,李教授此时已躺在床上,他表示,只要给钱,除了肾囊肿,生殖系统疾病他同样能治。

有工作人员专门负责退药费

日前,记者随着苏强和苏敏等人一起来到这家诊所,尝试退还药费。

“你们退钱是吗?到这边来吧。”苏强和苏敏刚刚走到门口,就被一名男子带到一边,该男子随手从腰包内拿出一摞钱交给苏强一行人,正好约5000元左右。

对于李教授开的药到底能不能治疗脑萎缩、脑梗死,专门负责退钱的男子表示,“中医就是综合治疗,我们的药,你到任何地方随便查。”

记者离开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又停到诊所门口,有人带着一位老人走了进去,过一会儿,走出来时,老人身上已经多了一大包药。

官方回应

大兴区卫计委将现场进行调查

8月23日下午,记者接到了张家口一买药人郑女士的电话,她于8月21日准备前往304医院治疗孩子身上的疤痕,在问路时,巧遇了同样的患者,并在为记者指路的“保安”指点下,最后来到李教授的诊所,拿了5000元的中药,回家后认为被骗。

对于北京世纪安康诊所有无相关资质,记者致电大兴区卫计委医政科,一工作人员回应称,经过查询,该诊所有内科和中医科的相关备案,从2011年开始注册,只能对常见病进行简单的诊治。对于诊所上所挂“中医疑难杂症研究中心”的牌子,卫计委工作人员表示,不可能有这种研究中心,也不允许该诊所如此宣传和悬挂这样的招牌。8月24日上午,记者向大兴区卫计委进行反映,工作人员表示将到现场进行调查。

兰州男科医院

南宁治疗阳痿医院哪家好

合肥治疗癫痫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