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盆栽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体育分升值能否破解学生体质下降难题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9:35 阅读: 来源:盆栽厂家

想要在升学考试中获取有利的条件,体育考核就成为了必争之地。挂钩的方式,在一定的程度上极大地激活了中小学校体育课的活力和效率。

教育部最近再次修订了全国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意欲通过严格的规范与强制力,实现提高体育重要性,增强学生体质的目的。然而,当“标准”的推行进一步与升学捆绑,它的初衷能否实现?

“新体标”难度再升级

近日,教育部发布了《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从今年9月开学起实施。其中诸多变化犹如飞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社会各界的热烈讨论。

在新《标准》中,以前的“可选测试项目”不再存在,所有在册的项目均成为必测项目:例如,增加了引体向上为男生固定的测试项目,从初中开始必测,初一开始合格标准为每分钟完成13个,每高一个年级,标准的要求提升1个。新标准全面涵盖中小学和大学的所有阶段,在执行过程中,要求体质健康的考核对学生的成绩有相应的影响,考核优秀者方可获得体育奖学分,而测试分值低于50的将不能获得毕业证书。此番的标准调整可谓在学生和家长群体中引起哀嚎一片,他们忧心忡忡,主要是担心体育成绩对毕业升学的影响。中学的升学考试都有体育加试项目,测试按照体质健康标准进行。不少家有毕业生的父母一下子担心起来,甚至有人调侃,按这个“新体标”,“霍金在中国不能大学毕业”。

2002年,教育部发布了《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试行方案)》,通过试行阶段在北京、深圳等各个试点地区进行数据的收集和整理分析,在2007年制订了第一版标准,在全国推广实行。这部标准在全国范围内对学生进行体育评测的时具有刚性指导作用,一般而言,地方的考核标准只可以比“国标”更严格。

回顾历史,教育部上一次标准的修订也在测试项目上比之前版本进行了更严格的要求。华南师范大学增城学院体育教研室的教师陈良业在他的一篇论文中指出:2007年,全国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从2002年的试行标准改为正式标准后,学生不及格比例明显增大,从原来的0.3%提高到23.9%;优良比例则从原来的60.2%降低到27.5%。

虽然“新体标”还没有在实践中得到检验,但它难度的提升比上次更加猛烈,不难预期的是,不及格的比例在短时期内也可能会“突飞猛进”。还是以引体向上为例,根据各地媒体的报道,从北京到山东,从郑州到沈阳,大量的测试数据表示,就算以老的标准,学生在这个项目上的合格人数也不到一成,有超过半数的人连一个都做不了。

国家推行一个“大多数人达不到”的标准,是否合理?上海市特级校长、体育特级教师徐阿根对《新民周刊》记者表示,国家制定这样一部标准的主要目的是进行正确的导向。“大多数人做不到并不意味着要求过分,反倒说明了当前青少年身体素质水平的严峻形势。制定标准的目的在于要大家看到自身素质中的不足和缺憾,好好锻炼,迎头赶上,补足本应该有的素质。”他提出,有的学生和家长在理念上存在误区,认为“体标”就是一个官方的强制性要求,这显然是不对的。从功能上看,标准的强制执行有助于改善青少年身体素质中薄弱的环节,改变现状;从另一个层面来看,这是给社会一个导向,让大众正确认识体育锻炼,培养终身锻炼的习惯。

学生体质下降如何破解

新千年以来,中国在夏季奥运会的金牌榜上从未跌出过前三;2008年更是在家门口击败了美国,占据了金牌榜的鳌头。然而竞技体育的飞速发展并不意味着国民身体素质、尤其是青少年身体素质得到了同等程度的提升。

2011年10月,在北京小学中名列前茅的北京地坛小学足球队与俄罗斯伊尔库茨少年迪纳摩足球队进行了一场友谊赛,结果地坛小学以0:11惨败。值得关注的是,地坛小学校长曾考虑到中国学生的体能状况,没有答应俄罗斯方面踢全场时间的要求,改为只踢40分钟,但比赛依然极大地挑战了中国小学生的体能。可以互为参照的是,2011年报名参加清华大学自主招生的1200名考生中,有一半以上选测了体质,但没有一个达到优秀水平,获得良好的仅为7.8%,而不及格的有63.5%。

在去年的人大会议上,来自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教学研究中心的吴正宪代表列举了两组数据:第一,2012年北京市高中生体质检查中,只有一成学生合格;第二,近几年曝出的全球男性平均身高中,韩国平均身高1.74米,排第18位;日本平均身高1.707米,排第29位;相比之下,中国男性平均身高为1.697米,排名第32位,低于日韩排名。

大学生的身体素质同样不容乐观:从1985年开始,教育部每5年对全国大学生体质和健康进行一次调研,结果显示,我国大学生体能素质整体呈下降趋势,且日益严重。截至2010年,大学生身体素质25年以来一直在下降,与1985年相比,肺活量下降了近10%,大学生男子1000米跑、女子800米跑的成绩分别下降了10.9%和10.3%,立定跳远成绩分别下降了1.29厘米和2.72厘米。

青少年体质下降正在成为全球性的问题,在各个国家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主要原因是现代科技的发展和生活节奏的改变对青少年的生活习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这种身体素质的下降在我国表现得尤其严重,北京师范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教授毛振明教授称这“已经成了强国强种的严峻挑战”。近两年,全国征兵的体检标准不得不修改,放宽条件,以适应青年快速下降的身体素质。

青少年的体质素质的滑坡,来得比许多人想象中更可怕。

体育课路在何方

体育课是对学生进行体育理论教育和实验的最根本阵地。但是不少体育老师心知肚明,依靠体育课来实现强健体魄很难实现。中央民族大学的教师马辉负责本科生的足球教学,他直言不讳:想在一周几次的体育课上学一点技术实在难,课上也就能让大家做一些基础练习,出点汗;真想要获得身体素质上的提升,平时功夫可是一点都少不了。

教育部制定《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有一个美好的初衷:希望能够激励学生每天至少锻炼一小时。为了得到贯彻执行,教育部门让标准成为刚性指导,成为升学考核的一部分。想要在升学考试中获取有利的条件,体育考核就成为了必争之地。挂钩的方式,在一定的程度上极大地激活了中小学校体育课的活力和效率。体育课不再是可有可无、容易被挪用的“放松课”,而成为了有目标性、针对考核标准进行训练的“备战课”。虽然这不是标准制定者的初衷,但是在改善身体素质方面,确实有成效:教育部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小学生身体素质的下降势头得到了遏制。在英国,体育教育采用的是“Y型策略”,即起步统一,拓展发展,兼具了必修课和选修课两种类型。在小学1-3年级采用的是统一的必修课,涉及到体育理论和各种类型运动的学习。学生将会学习到有关运动健康的知识,也涵盖了生理学和生物学的部分知识。学生对不同类型的运动进行宽泛了解,在这个过程中培养兴趣,选择自己喜欢的运动。在进入更高的年级以后,必修的体育课变成了不同类型运动的选修课:每个人都要上体育课,但上课的内容可以自己选择。通过这种方式,体育运动逐渐发展成为学生自身的兴趣爱好,激发学生主动制定平时乃至未来的锻炼计划。

在日本,正规的体育必修课程之后会有类似于兴趣小组的“部活动”,作为学生在课余体育锻炼的补充。这种部活动相对于普通的兴趣小组要更加正式,有官方的指导老师、固定的场馆和时间段进行训练和比赛。作为对于官方体育教育的补充,部活动成为兴趣培养的沃土。伦敦奥运会上,71岁的日本运动员法华津宽成为奥运会上年龄最大的参赛选手,让全世界都感叹这种兴趣教育的魔力。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我国的体育教育在夹缝中慢慢成长,十年的改革正让体育课逐渐丰满起来,课时越来越足,内容更加丰富和多元化。教育部曾经在2003年和2007年组织过两次大规模的调查,学生对于体育课的满意程度和好感度不断上升,82.1%的被调查者认为体育老师的教育观念有了极大的转变,这也促进学生对于体育教育的态度从“要我学”转变到“我要学”。

徐阿根认为,体育课需要继续改进:老师在理念上要明白体育是人格培养的重要途径和学校教育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体育教师要改进教学方法,通过增添趣味和变换形式提升学生对体育课的好感度;在课堂的组织形式上也要有变化,使不同能力层次的学生都可以在体育课中得到充分的发展和锻炼。

他提出,学生的体质健康不能仅仅挂靠在体育课上,整个社会都需要对体育健康事业有更多的关注和更大的投入,更何况每个学校的体育课开展情况又取决于各地区的主管部门和学校领导的重视程度。通过学校的重视带动家长、学生的重视,进而促进全社会观念的转变,这是体育课对于全社会体育事业发展的引导作用。

不过,在教育主管部门看来,要推广体育的重要性,与升学的捆绑似乎还是最有效的方式。刚刚在上海闭幕的第十二届全国学生运动会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表示,未来体育成绩将成为高考的重要评价,同时还会有建立健康档案、升学考试分数比重不断加大等措施来保证“新体标”的贯彻落实。(作者:王煜)

三亚工作服制作

安阳工作服订做

南阳定做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