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盆栽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精神病明星折射出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13 13:55:29 阅读: 来源:盆栽厂家

“犀利哥有典型精神分裂症状,凤姐有典型自恋性病态人格症状,在中国娱乐媒体都红得发紫,让人匪夷所思!”,一位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副教授如此表示。

在美国虽然媒体很自由,资讯很发达,彼此竞争很激烈,但媒体还是有基本社会道德底线。美国传媒狂炒辛普森杀妻审讯案、戴安娜王妃之死以及克林顿总统绯闻案等,把严肃新闻娱乐化,可是绝不会把人的身心残疾娱乐化,拿精神病患者做媒体娱乐和公众取乐的对象。

人们也许会联想起台湾2003年底-2004年间头号社会话题人物许纯美。她因其行为、言论处处表现自己是上流社会的人物,而被人戏称为“上流美”。这个年近五十、形如枯槁的精神病患女人,自夸有上百亿新台币身价,每晚电视镜头总可见其丑陋形象和无耻辩驳。电视访谈间不断加以调侃、讥讽、甚至戏弄的口吻,形成一股民众一起看笑话的“上流美”风潮,收视率风头一时无两,岛内无敌。全台湾的电视观众都为之“疯狂”。一方是打电话到电视台自称气得要砸电视机的观众,一方是如获至宝捧着现金上门约档期的电视制作人,一方是“孤芳自赏”、誓要将自己“极致上流生活”毫不遮掩展示给公众的许纯美。在奉行“收视率就是一切”的台湾娱乐圈里,话题女王许纯美和她另类的娱乐圈走红方式就此横空出世。

凤姐,不就是大陆一个活脱脱的翻版许纯美吗?一个自夸有财,身家超过百亿台币、住台北最好的别墅区、出入台湾最豪华的酒店、一月购衣费就超过百万台币的台湾“上流社会”女富豪;一个自夸有才,智商前300年后300年无人能及,主要研读经济类和《知音》、《故事会》等人文社科类书籍。

一个在台湾公众视野里,不断上演性伙伴与家庭暴力的故事;一个在大陆媒体访谈中,不断提高择偶标准,从非清华北大硕士生不嫁,到整容后弃用清华男瞄准欧美海归。一个自夸靓过林志玲,CD香奈等名牌穿在身上却有强烈反效果;一个整容后自夸媲美范冰冰,要做奥巴马情人。

在台湾媒体疯狂追访“上流美”时,曾为许纯美长期看病的精神科医生希望新闻媒体,如果还有一点悲悯之心,不应再戏耍她。台湾文化界有识之士也纷纷表示谴责新闻媒体的冷酷和沉沦。

而大陆凤姐,至今仍频频在媒体面前丢人现眼,媒体竭尽所能挖掘人性的丑陋一面。有多少人真正关注到她是一个典型的人格障碍者,需要得到及时心理救治呢?人们在享受“娱人小丑”带来低俗、短暂的精神快感之时,是否看到她在大众集体“审丑疲劳”后,将被所有媒体和哄客们冷酷抛弃,那时她的精神世界将面临彻底崩溃,她将生不如死。凤姐是“新时代女性力量的象征”,还是新时代低俗娱乐的一个可悲玩偶?

著名学者朱大可早在“芙蓉姐姐”时代就发出急切呐喊,指出“丑角时代的真正主角,既不是丑角本身,也不是大众媒体,而是那些渴望民间丑角诞生的娱乐群众。”当我们的GDP节节攀升雄踞世界大国前列,当我们的太空船已成功载人升上太空,我们的文化却在一步步沉沦。我们是否到了该掀起一场精神文明的自我救赎呢?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这些“精神病明星”的出现完全是网络恶搞的结果。从“馒头”开始,一直到“凤姐”。恶搞成风,已然成为种流行。人们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去看着这些事儿,就是想从中达到所谓“娱乐”。却不知,这样的娱乐态度是已经跨过“道德”底线的一种方式。我相信凤姐精神没问题,可是为什么她还乐此不疲的在媒体中央配合着玩这样的游戏。本身媒体的媒体价值观就已经有些扭曲,而且这种方式已经让凤姐感觉成为自己所从事职业。一个要打,一个愿挨。这完全是上下配合的一场闹剧。——杨文

无论是哪种“丑角”都需要有观众喝彩,否则将无法继续表演下去,而观众们的一而再地喝彩,只能让“丑角”继续在舞台上丑下去,而且越来越沉迷下去,到最后将再也无法回头。——葫芦

天津制作职业装

抚顺订做职业装

西餐厅咨客

宁德订制职业装

相关阅读